93岁志愿军文化教员回忆抗美援朝:带一盒粉笔几

时间:2021-07-21 20:40       来源: 网络整理

  93岁志愿军文化教员孙群英深情回忆抗美援朝的岁月

  我带一盒粉笔几本书上战场

  刚刚过去的10月,迎来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。在这个重要的纪念日,抗美援朝老兵孙群英收到了属于自己的一枚纪念章。70年前,22岁的孙群英随40军119师奔赴朝鲜战场。她在朝鲜两年多的时间里,一直担任志愿军文化教员,给志愿军战士补习文化知识。她曾给许长福、杨根思等特级战斗英雄上课,更是尽自己所能让很多原本不识字的战士变得能够读报写字了。

  深秋的北京,五彩斑斓。11月2日,记者来到朝阳区大屯的一处民宅中,见到了耄耋之年的抗美援朝老兵孙群英。说起70年前的那段光荣经历,老人的记忆力惊人,十分健谈,说到有趣的事,自己先笑起来。她感到特别自豪的是,“虽然我没有看到战士们在战场上奋勇杀敌,可是我深切感受到了志愿军刻苦学习的精神。”

  放一枪,飞机来了;放两枪,飞机走了

  孙群英手捧前两天收到的中共中央、国务院、中央军委颁发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时百感交集,同时又有点懊恼,“我想去照相馆照个相,可是这两天脚疼,贴膏药也不管用,走不了路也出不去。”

  孙群英1928年出生在河南,小时候念过几天私塾,后来上的新式学堂。“我的太爷老、外祖父都是进士,我妈妈也读过书,她主张我从小就要读书。小时候家里就剩我一个孩子,我妈也给我请个先生”。她读五年小学、三年初中的时间,正赶上八年抗战。上初三那一年,日本投降。高中三年,又赶上解放战争。高中毕业时,解放军进中原,她毫不犹豫地参了军。在部队里,她是为数不多的高中毕业生,有知识有文化。

  一直以来,见到孙群英的人第一句话都会问:您上朝鲜打过仗吗?孙群英总是笑笑,“没发我枪,我一仗没打过。”对方更加好奇,“那发什么了呀”?“发我一盒粉笔、几本书,让我去教战士学文化”。在孙群英记忆里,1950年10月,第一批入朝的分别是38军、39军、40军、41军。她所在的40军“第一次赴朝时除了医护人员,没有带女同志”。

  孙群英回忆当年的经历,如数家珍。刚开仗时美国联军司令麦克阿瑟曾经骄蛮地宣称圣诞节“要饮马鸭绿江”,意思是要打过中朝边界打到中国来。

  “志愿军一出国作战,美军不仅节节败退,还三易主帅。我们中国军队就是一个彭德怀元帅,那时采用诱敌深入,打夜战,打阵地战。”“当时美军在前线经常投放传单,可是好多战士文化水平特别低,不认识字就把传单给捡回来。那时就提出要‘国防现代化,战士们没有文化是不行的’。”

  基于此,1951年7月,部队再次兵赴朝鲜,这一次带了女同志,22岁的孙群英被挑中,跟随40军119师从丹东出发,“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”,成为朝鲜战场上的一名志愿军文化教员。

  孙群英记得特别清楚,去朝鲜都是夜里走。那时美国飞机白天、夜里不断来轰炸,目的是封锁我方的运输线。“美军还放话说‘战场上我打不死你我饿死你’。我们坐着大卡车开上桥,大卡车开的时候有响声,司机听不到飞机的声音,而且夜里行车要开车灯,飞机来炸怎么办?志愿军就在山上设置岗哨,听见飞机要来了,放一枪,表示飞机来了。我们就赶快把车灯关了,熄了火停在原地。等听到岗哨放两枪,表示飞机走了,再接着往前开。”一路都有岗哨,沿途还有兵站,她记得到朝鲜 “起码要走两个晚上,夜里走,白天不走,中间在兵站待一天”。

  过去只会拿斧头、拿镰刀的手,也会写字了

  孙群英在朝鲜时教的学员主要是连排干部,他们总共十个文化教员,其中三个是女同志。战士们的文化程度参差不齐,怎么摸底?只能一个人一个人全问一遍:“你认识字吗?”“认识几个字啊?”她记得当时好不容易听到一个人说“我认识13个字”,特别高兴,赶紧问“认识哪13个字啊?”对方回答:“1,2,3,4,5,6,7,8,9,10,加上我的名字,一共13个字。”

  “有的不识字,有的认识几个字,有的还能看报能念一篇文章。”文化教员就根据摸底情况给他们分班:“一个字不认识的分到初级班,能看报纸的分到高一点的班”。

  为保证打仗、学习两不误,志愿军们以轮训队的方式进行学习,“留一个抽一个,这次排长来下次副排长来,这次连长来下次副连长来,一次抽一百多人上课。”当时没有教室,都是在防空洞里上课。防空洞挖得很深,上面搭的枯枝树叶作为掩护。隆隆的炮声是常有的,上课时还要警惕敌人的袭击。

娱乐八卦
频道推荐